核心提示: 每经记者 熊玥伽今年5月,成都豌豆黄(WonderFun)科技有限公司 (以下简称WonderFun)将迎来一周岁生日。创立3个月之时,WonderFun就推出了首款手游,并迅速进入AppStore免费排行榜单前

 每经记者 熊玥伽

今年5月,成都豌豆黄(WonderFun)科技有限公司 (以下简称WonderFun)将迎来一周岁生日。创立3个月之时,WonderFun就推出了首款手游,并迅速进入AppStore免费排行榜单前列。

在中国游戏圈,WonderFun只是新生的众多手游公司之一,梦想有一天创造出世界知名的产品。而公司创始人马林,自称是“草根创业者”。虽然他只是一个爱玩游戏的80后,但已在游戏界潜伏了10年,回成都创业前曾是知名网络公司CEO。近日,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位于天府软件园的WonderFun公司,听马林谈起了他的“极致娱乐世界”。

离蓉6年 游戏“小霸王”回归创业/

2011年回到成都之前,马林在全国游戏圈已是一位红人。2001年,马林从家乡河南来到四川求学,就读于西南交通大学计算机专业。2005年,马林毕业后离开成都,在网易游戏事业部任职。2008年,24岁的他用1500万元融资资金,创立广州市深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并担任CEO。2010年,深红网络研发的网游《猎国》受到玩家追捧,成为一匹“黑马”,马林也由此被更多的人知晓。

“我算是国内很早的玩家,从小玩起,有20多年了。”在说到游戏生涯时,马林笑称自己是“骨灰级玩家”。直到现在,马林还乐于将小霸王游戏机作为礼物送给朋友,这位念旧的玩家对于游戏的情节,可见一斑。

似乎也是因为念旧,马林选择回到成都再次创业。“回来是因为大学在这儿读的。”他对记者说。当然,这只是原因之一。实际上,在对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苏州、成都等地进行考察分析后,受到成都独有的创业环境吸引,马林才决定启程回蓉。“这里人力资源具有优势而且基础很好。我在广州呆了6、7年,又以创业者身份回到成都,我的优势是知道该做什么,比别人看得更远。”

成都高新区良好的创业服务正是将马林留在成都的重要因素。记者了解到,在群众路线实践活动期间,高新区走入基层,广泛深入企业,展开调研,征求企业意见和建议,并对查出的问题即整即改,为企业发展寻求策略。为了鼓励创业、服务创新型企业,成都高新区为WonderFun公司提供了发展资金,而且还提供住房补贴、人才补贴等政策帮扶。

“我们公司员工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,大多数是有工作经验的人才,但这类高价值的人才并不好找。难得的是,高新区政府时常帮我们物色合适的人才,替公司解决问题。”马林谈到,目前,WonderFun共有70余名员工,相较于成立之初,队伍已经扩张了3倍多。

不惧高风险手游 首款游戏下载量超10万次/

近年来,手游概念在资本市场热度灼人,居高不下的市场估值让数以万计的手游公司投身其中,但整个行业的成功率却不足1%。“一个月流水500万的手游公司,除开人员工资等成本,有80万净利润。按此计算,这家公司年利润能达1000万。而它在资本市场的估值能够达到1.2亿,非常诱人。”马林谈道,但手游产品的“死亡率”高得惊人,一般的手游生命周期仅有半年,去年开发的手游中,存活至今的已为数不多。

面对如此短暂的生存期以及未知的巨大风险,马林并不畏惧,也从不盲目跟风。据他分析,早在2011年,个人电脑的增长率就趋于饱和,电脑端游呈现负增长。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手游正在经历增长红利,涌现出大量的新用户。“产品失败并不可怕,死掉的都是磨刀石,是提升行业整体品质的必经之路。”在马林的新浪微博个人资料栏里,有这样一句话,“人世间除了生死,其他的事,都是闲事。”这或许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他对手游研发的态度。

去年7月,WonderFun推出了转型手游的首款卡牌游戏——多塔联盟。记者了解到,在已有的技术经验基础上,多塔联盟的研发仅用了3个月,比普通新产品节省了一半研发时间。“最受欢迎的时候,多塔联盟在AppStore免费榜单排行里是第15名,下载量超过10万次。这款产品虽不是众人皆知,但也为公司带来了盈利。”马林说。

当然,WonderFun在前行的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。“我们曾经牺牲了4个产品。其中一个产品是因为选错技术,浪费了大半年的研发周期,最后证明失败,耗费了不少人力和财力。对于手游来说,单款项目亏损两百万都是正常的。”

据了解,相对于客户端游戏动辄千万的投入,一款手游产品投资可能仅是其十分之一。不过,马林谈道,手游的成本也在逐年翻番。“做手游产品摆在首位的是技术,技术过关意味着成功了一大半。第二是美术,画面感直接影响用户体验,非常重要。目前,单款手游的美术成本从去年年初的50万元左右,涨到了100万元,占比越来越大。此外,游戏策划是游戏的灵魂,它为玩家们设计了一个新世界[10.00% 资金 研报],告诉大家在这个世界能获得哪些美妙的体验。最终,不管如何,这些都需要人才来实现。”

目前,WonderFun又有一款新的手游卡牌产品即将推出。此外,正在研发的还包括动作角色扮演游戏(ARPG)、战略游戏(SLG)以及一款创新战斗方式的角色扮演游戏(RPG),这三款产品也将于今年5、6月份推出。据了解,每款产品都由独立的15人项目团队操作,在公司资金支持下,项目组实行责任制,自负盈亏。“我对正在研发的已有产品有信心,等待开花结果。为了激励团队工作,项目组将会获得游戏产品净利润的20%,这将是一笔可观的收入。”

欲占领未来“客厅”蓝海 造“极致娱乐”世界/

在马林的字典里,“Wonder”的意思是“极致”,“Fun”代表“娱乐”。2011年,马林在微博上公布了辞职消息,他当时写道,“我想我还是想做些事情,做些可以改变世界的事情。”

记者注意到,WonderFun的手游产品偏重度,设计较复杂。那么,在以占领用户零碎时间为主的手游市场,为何要开发体系复杂的游戏?马林解释,重度的手游并不等同于网游,只有改良后的游戏才有生存空间。“客户端游戏往往要求玩家在电脑前坐数个小时完成游戏任务,而重度手游在同样设置了社会关系、人物角色的情况下,完成一项任务只需要两三分钟。比如,玩家在等车的时候就可以在手机上点个装备、聊个天,填补碎片时间。”

据悉,WonderFun将紧跟市场速度,今年目标推出8至10款手游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马林想要改变的不止是手机游戏世界。“我觉得电视游戏是一片蓝海”,马林说,“在未来,智能电视是一个增长点,电视游戏将迎来新的发展,这是一种‘客厅战略’。”马林给记者打了一个比喻,“互联网就像时尚圈,以前流行过的还会以新的方式回来。电视机就像一个大屏幕的电脑,而电视游戏可以视为小霸王游戏机的回归。其不同之处在于,新的技术必将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。”

实际上,除了游戏,“打造西南地区最牛的咖啡厅”也是马林的梦想之一。2012年,马林就与合伙人一起在成都设立了创业咖啡馆——“成都创业沙龙·8号平台·青年融创汇·十分咖啡”,打造西南创业沙龙。目前,WonderFun旗下正在最新筹建一个专门为互联网创业者交流提供服务的咖啡馆。

“成都手游公司很多,创业者们需要一个平台。”据马林介绍,咖啡馆选址天府软件园,将帮助更多聚集于此的手游公司提高成功率,面向创业人提供服务,挖掘他们的需求。马林描述道,“比如,做手游的公司,往往需要很多类型的测试机,三星、苹果、华为等等,每一款手机品牌都需要适配。但是公司往往不可能自己买,那么创业咖啡馆就能开辟一个体验区,放置三五十个不同的体验机,供创业者们使用。”

记者手记

最辛苦的职业 方向为王

创业路长且阻,这是很多创业者共同的心声,马林也有同样的感悟,并称创业为“最辛苦的职业”。在遭遇困难的时候,他也曾以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”来激励自己前行。

那么,对于马林来说,创业最重要的是什么?经过十年磨砺之后,他认为创业最重要的是找对方向做事。“方向太重要了,这是一种思维。如果方向错了,那就意味着走错了路,并将为此付出代价。”在马林心目中,做游戏产品就像养小孩,需要花费感情、时间去关心和培育。每当一款游戏产品研发成功时,马林总会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开心。也许,这就是他为之奋斗的动力。

在我国,游戏产品层出不穷,更新换代速度很快,有时候甚至让外界感觉有些浮躁。然而,马林认为,游戏业确实需要敏锐的嗅觉,捕捉市场最前沿的热点。但正是因为行业发展快、周期短,更要稳扎稳打,一步一个脚印做好项目。

最新推荐

热点排行